在知道那个脚踏酒壶的白发老者就是醉仙后,现场的气氛变得极为凝重。

    虽然韩逸也是与他们处于敌对的状态,可韩逸最起码是人类阵营。

    而名约和醉仙却是荒原种阵营的两大凶兽。

    现在他们极度希望韩逸所召唤的魔神能够战败醉仙,然后将这两个后患无穷的凶兽彻底消灭。

    “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忽然有人出声问道。

    听到这话,人群再次陷入了沉默。

    虽然这个提议并没有问题,可问题是这样的战斗,他们插手的话,很可能无法全身而退,甚至因此丧命。

    思考片刻后,众人将目光投向了一直拥有决策权的将军。

    “不用了,我们还没有这样的实力插手这种级别的战斗,交给那家伙吧”将军看着投印在墨碑上的画面,淡淡说道。

    听到这话,众人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样的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压力太大。

    到了他们这样的级别,除非是和外星势力发生冲突,不然因为任务死亡的几率已经很低了,所以他们反而更加在乎自己的性命。

    。。。。。。

    化为废墟的第一城中,兵博的身影如同远古魔神,顶天立地,巨大的身形充满了压迫感。

    而在他的脚下,一个放大的酒葫芦顶住了他的踩踏,将醉仙护在了下方。

    “异世界的朋友.....”

    醉仙还想再劝,可兵博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右脚血光暴涨,无尽的气血化为一道血色钻头,包囊右腿,朝下砸落。

    “轰”的一声,地动山摇,可依旧没有打破酒葫芦的防御。

    正当兵博想要再次发起进攻的时候,一声长叹响起,随后葫芦口再次打开,一团浓稠的酒液从中飞出。

    这团酒液这次并不是朝着兵博而去,而是涌向了下方的醉仙。

    只见醉仙张大了嘴,而酒液化为一道细长的酒柱,被其吞入肚内。

    不断的吞饮,醉仙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殷红,在将酒液全部喝下后,醉仙忍不住打了个饱嗝,随即左手一挥,酒葫芦自动退去。

    兵博的右脚没了酒葫芦阻挡,轰然砸落。

    “咚!”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醉仙露出了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其瘦弱身形挥出的一拳竟然抵住了兵博的这一击。

    “好强!”

    在远处观战斗的韩逸忍不住惊讶出声。

    他不清楚醉仙是凶兽,以为醉仙靠着凡人之躯挡住了兵博的进攻。

    “烈酒铸我身,醉酒提葫力千钧”

    醉仙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左手一招,酒葫芦瞬间缩小飞回了手中,脚下虚浮借力将酒葫芦甩在了兵博的脚掌上。

    兵博只觉得一股巨力猛的从脚下爆发,将他整个人掀飞了出去。

    并且这股力量层层递进,倒地后依旧有力量不断从脚下涌来,震荡着他的五脏六腑。

    “吼!”

    兵博怒吼了一声,猛的翻身而起,右脚重重的踏地,气血之力瞬间爆发,将那股酒葫芦附带的力量全部震散。

    还未等兵博再次发动进攻,醉仙醉醺醺的一笑,提起酒葫芦再次灌了一大口。

    随后将酒液猛的从口中喷出。

    “仙人敬酒锁乾坤”

    那些喷射而出的酒液在接近兵博后,附在了他的体表,一股巨大的压迫感从体表传来,让兵博忍不住一个踉跄。

    他心中震怒,强行将身子撑直,体内的气血之力不断散逸,消融着体表的点点酒液。

    这时候醉仙的攻势接踵而来,只见他再次灌下一大口酒,身形化为一道幻影,来到了兵博身前。

    随后提起了酒葫芦将口对准了兵博心脏处,猛的按下。

    “醉人醉心醉神,醉!”

    醉仙说完,酒葫芦口涌出了一股奇异的能量进入了兵博的体内。

    兵博正想反抗,却感觉浑身酸软,反应竟然变得极为迟钝,更是有一股浓浓的困倦感袭来。

    面对醉仙这种从未见过的攻势,兵博心中恼火,血核中的力量也被激活。

    “轰!”

    兵博的头发化为了红色,浑身上下的毛孔都散逸着血色的流光。

    浓郁的气血之力直接逼出了入侵体内的醉意,让兵博看起来仿佛在燃烧一般。

    “该我了!”咆哮声响起后,兵博的身形骤然消失,身躯在这一刻被强化到了极致。

    肉眼不可见的攻势不断打出,而醉仙脚下虚浮,摇摇晃晃,四周的地面不断出现一个深坑,而他却完全躲开了兵博的狂轰乱炸。

    “抛杯献酒醉荡步!”

    在醉仙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的身形突然也消失在了原地,与兵博一般,速度超越了肉眼所能捕捉的极限。

    韩逸就这么看着前方不断崩塌,爆炸,却看不到他们交手的痕迹。

    为了避免被逐渐升级的战斗波及,韩逸只得一退再退。

    “白驹过隙,醉生梦死,百年逝!”

    醉仙的声音再次出现,随之兵博的身形也浮现。

    这次兵博的神情充满了惊恐,他发现时间在自己的身上快速流逝,这是操纵时间的力量。

    一股虚弱感传来,兵博心中惊骇,立即涌动气血之力,抵挡时间的消磨。

    百年时间对于他这样的魔神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可醉仙的这个能力竟然是持续开启的状态,就在刚刚的几秒,他的神魂便受到了时间差带来的损伤。

    他的肉体被时间的力量侵蚀,可他的神魂适应的却是他百年前的肉体。

    虽然损伤并不大,可如果如果持续下去的话,无数个百年后,他的神魂彻底不适应了肉体,肯定会产生排斥感。

    而且现在处于战斗状态,他根本无法巩固神魂,只能被动抵抗。

    “异世界的朋友,可愿听老朽一言,罢战否?”

    兵博不断抵挡着时间力量的消磨,同时抬起了头,表情中充斥着桀骜不驯的气息:“想让你兵博大爷认输?就凭你?”

    说完兵博身形猛的张开,气血之力骤然爆发,巨大的气血之力形成了一股巨风,将来不及防备的醉仙卷起,狠狠的砸向了不远处。

    “轰”的一声巨响后,醉仙咳嗽着站起了身。

    这次醉仙的神色间充斥着愤怒,显然兵博的一再行为让也怒了。

    “你应该感受到了时间的力量,但是如果我说这只是我实力的一半,你可还愿意继续一战?”

    兵博听闻,心中惊讶,可却并未表露出什么,依旧不屑的一笑:“你再强100倍也打不过你兵博大爷!”

    说完这话兵博却没有再进攻,而是骤然闪身,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是来到了韩逸的身旁。

    “你想不想将那蠢牛交给那个老头子?”

    兵博的声音自头顶传来,韩逸下意识抬起头。

    望着兵博一脸凝重模样,韩逸摇了摇头答道:“不想!”

    “借我右手一用,战后还你!”

    韩逸隐隐已有猜测,听到兵博的话后,也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次韩逸没有犹豫,左手扯住了魔神之手与右肩的交界出,全身的力量爆发。

    魔神之手与身躯完全相融,想斩断并不容易,剧烈的疼痛感不断侵袭着韩逸,让他脸色骤然苍白。

    “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韩逸咬牙道。

    “断!”韩逸怒吼着将右手朝前猛的一甩,借着身体扭动的惯性与左手爆发的力量,强行将右臂拉扯了下来。

    血液瞬间喷涌而出,失去了右臂的韩逸直接收到了空间提示。

    【空间提示】:魔神之手被你摘除,法则之躯再次被破坏,全属性削弱80%

    韩逸苍白着脸,抓着魔神之手将其往上一抛:“给你,记得归还!”

    听到韩逸说归还,兵博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不过韩逸这般果断的斩断手臂的行为还是感到敬佩。

    看着左手掌中熟悉的手臂,兵博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他将视线投向了远处同样望着他的醉仙,他身上的战意涌动。

    气血之力不断翻涌,灌入魔神之手中,而这条血色手臂也如同充气般开始不断涨大。

    “咔擦!”

    一声骨头交错的声音响起,随后血肉逐渐融合覆盖,这条与体表肌肤颜色完全不同的手臂完成了对接。

    惊人的气势瞬间攀升,这一刻的兵博才是完整的兵博。

    最强的右臂再次回归,兵博感觉体内的力量仿佛要爆炸了一般,不断往上攀升。

    看到这一幕的醉仙也是惊讶异常,他看到兵博回到韩逸身边,以为是想和其商量是否将名约释放。

    可看到的却是韩逸撕裂的自己的右臂,将其交给了那个异世界的魔神。

    同时兵博的气势竟然比之前强大了两倍有余,这样的变化让醉仙也感到隐隐不安。

    不过醉仙并没有选择发动攻击,而是指了指远处,同时望了一眼韩逸。

    兵博立即领会了醉仙的意思,他是不想让他们之间的战斗伤害到韩逸才做出的这般选择。

    这也正和兵博的心意,两人同时消失在了原地,随即出现在了远处,波及不到韩逸的位置。

    看到醉仙的眼神,韩逸极为诧异。

    他看出了醉仙似乎不想他受伤,可他完全不明白,为何醉仙会这般对待他。

    要知道,除了上次进入空间前他喝了醉仙一杯桂花酒外,他和醉仙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为何醉仙会在意他。

    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韩逸再次将视线投向了交战处。

    战斗继续,兵博这次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将扭动了几下右臂似乎在适应右臂。

    醉仙见状,明白此战不可避免,也就不再等待,第一次选择了主动出击。

    酒葫芦一提,大量的酒液挥洒而下灌入口中,随后身形消失在了原地,醉酒之后的万钧力量集中在了右拳之上,朝着兵博轰去。

    兵博见状,脸上狞笑,右臂一伸,也朝着醉仙砸下。

    “轰!”巨大的风压在两人四周卷起,随后化为暴风,猛的吹去。

    地面不断轰鸣,仿佛支撑不住两人的力量,即将塌陷。

    这时候醉仙的脸色却变得极为难看,原本他在凝聚酒心后,在力量上是高于兵博一筹的,可在这次碰撞中,他感觉到了兵博的这一拳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力量节节攀升。

    “轰!”

    醉仙终于支撑不住,身形被打的暴退,同时兵博右臂的力量继续向前,轰出了一条巨大的沟渠,足足有千米长。

    这一幕极为壮观,不但是韩逸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处于墨碑四周的转职者们也同样傻眼了。

    他们可以想象,这样的一拳如果打在自己身上,绝对会连渣都不会剩下。

    超脱第二幕空间力量之间的战斗,就是这般恐怖,完全超出了众人对于力量想象的极限。

    “噗!”站稳身形后,醉仙脸色通红,随即喷吐出了一口血液。

    感受着体内的疼痛,醉仙愣住了。

    他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岁月没有受到过这般能让他感觉到疼痛的创伤了。

    凶兽的凶性渐渐也在他体内激发了,他抬头凝视着千米之外的兵博,脸上和煦褪去,闪烁凶光的双眸让其仿佛变了一个人。

    “吼!”一声不属于人类能发出的兽吼声响起,醉仙身形骤然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兵博上空,酒葫芦倾斜向下,酒液不断挥洒。

    侵蚀万物的时间之力再次发动。

    再次感觉到这股难以抗拒的力量,兵博的脸色也变得尤为凝重,他不敢托大,将右臂高举过头顶。

    “给老子镇??!”

    伴随着兵博的怒吼声响起,右臂猛的在涨大,万条血柱如柳条般垂下,将兵博笼罩在了其中。

    时间的力量不断侵蚀着通红的右臂,可右臂上却依旧光泽流转,仿佛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而且右臂的?;は?,兵博的身体也同样处于了无法侵蚀的状态。

    “镇压己身,肉身不坏,神识不损?”看到这一幕的醉仙显得极为惊讶。

    他原本以为得到右臂的兵博只是实力强大了而已,可没想到拥有右臂后的兵博竟然拥有了对抗时间法则的力量,这让他咬牙再次将时间之力放大。

    而兵博同样神色凝重,右臂高举头顶,用右臂镇压己身,咬牙抵挡着时间力量的侵蚀。

    这一战两人谁都不服谁,谁也不愿意退让,僵持到现在,两人都已经不再保留,开始全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