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条镜头拍了有六遍。

    倒不是说两人演得不好,这一幕实在很简单,就是属于那种不需要花力气,顺着过去才最自然的戏份。

    但是邹润秋显然有自己的想法,他要让两个演员找到对手戏的感觉,找到角色更清晰的定位,也找到他们代入角色后的真实感。在没有正式开拍前,想象中的对手总是虚幻的,而越是好的演员,在真正开始演对手戏时,可以从彼此的身上找到的细节就越多,林林总总的细节,才能让角色鲜活起来。

    表演也是要讲究合槽的,于是就要调整原定的表演方式,对手递过来的小细节,要能接住,看起来才和谐。

    几乎所有的机械都有磨合期,演员也是如此。

    两架摄像机戳在面前,一块超大的打光板垫在斜下方,像闪亮的光斑,有点扎眼,两人却视若无睹。

    “姑姑,你说这地方我找的好不好?”曹一方扮嫩,脆生生的喊了一嗓子,他像是考了满分等家长表扬的孩子,看着远方山坳,得意洋洋:“我们在花丛中解开衣衫练功,真气泄出毫无阻滞,而且又能用花丛挡住,简直绝妙?!?br />
    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享受着此处的风和阳光。

    “确实不错?!?br />
    杜若姮眺望那处,满意点头,而后却又凝视了曹一方片刻,目光脉脉,沉静而含情。

    当曹一方睁开眼时,她挪开了视线。

    “那我们今晚便来此处练功?!?br />
    “好?!?br />
    两人说完,对视一眼,作势起飞。

    呃,原地起跳,有点好笑……但后期剪辑加上他们轻功飞走的特效,应该会好看很多。

    “咔!”

    邹润秋是一种很标准的国产导演,对现场执掌力要求比较高,这样的男导演都特喜欢扯嗓子喊。

    “欧凯欧凯!这一条过了!”

    两人没怎么理他,剧组给他们俩都配备了现场助理,此刻阳光正烈,助理过来给他们打伞,喝了几口水,曹一方和杜若姮肩并肩往休息区走,同时开始接着讨论起来。

    由于是第一场戏,他们都很想看看自己的状态,于是他们把讨论带到了导演面前,一起看了监控器,继续先前杜若姮的问题。

    “你之前问我杨过和小龙女相爱么,其实这个我觉得我们是可以有共鸣的,我们都看过互相写的人物小传,想法应该没有太大的矛盾……”

    曹一方说道:“我认为杨过到目前为止,对小龙女几乎是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倾慕和尊敬,所以他在姑姑面前,更多是男孩子面对一个尊敬师长的表现,有时候皮一下很开心,有时候表现好了求表扬,在剧本里他除了觉得小龙女很漂亮,几乎没有更多的属于男人的反应?!?br />
    杜若姮说道:“没问题,但尽管剧本没说,我还是认为,自己应该很早就开始喜欢杨过了。所以我在这部分情节的处理,会多一些细节做铺垫……毕竟,如果是我从小待在古墓里,在一个接触不到陌生人,更接触不到异性的环境里,但我又是一个生理健康的女孩子,等杨过一天一天变得成熟,俊朗,我一定会滋生一些……嗯……青春期女孩都会有的想法?!?br />
    “可以,往后我也会增加一些铺垫,譬如在练玉女心经之后?!辈芤环浇艚幼潘?,语速如吐枪子:“首先吐槽一下原著,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一定要脱光了野……呃,练野功,毕竟如果要选一个安静安全的地方光溜溜的双修,机关重重的古墓才是正常人的选择吧?!?br />
    杜若姮点头:“深以为然?!?br />
    不知何时,田安邦也出现在他们身侧,和邹润秋一起倾听两人对话。

    曹一方直接问这位总编:“你说是吧?”

    田安邦反应很迅速:“为了剧情推动?!?br />
    曹一方没纠结这个问题,继续说道:“杨过必须要有一个结点,开始对小龙女产生更微妙的感情,剧本里没写,我选择在玉女心经之后?!?br />
    他表情逐渐咸湿:“说真的,小龙女那么美,两人又都脱了上衣练功,是个正常男人都会有想法的……而且不能毫无铺垫,后期直接让杨过喜欢上小龙女,想想看,如果一个男孩子,从小把一个小姐姐当成老妈或者老姐,和亲人一样,突然有一天老妈老姐扑进他怀里说老公老公抱抱,我要给你生宝宝,他的正常反应一定是反感,极!度!反!感!绝对不可能像剧本后面写的那样,突然之间就发现自己早已经喜欢上了小龙女……这里必须得铺垫,才不会那么生硬?!?br />
    杜若姮点头:“同意?!?br />
    两人用这种可以参加绕口令比赛的语速讨论了几分钟,然后停下,一齐扭头看向早已目瞪口呆的田安邦和邹润秋,问道:

    “邹导演你怎么看?”

    “田编剧你怎么看?”

    田安邦愣愣道:“你们说的……都挺对,问导演吧……”

    邹润秋黑着脸想了一会儿,心里极不愿意承认,两人对角色的剖析远比他更深入,为了保持导演威严,只能做个放手领导:“嗯……先这样拍着看看,效果不好我再告诉你们怎么调整?!?br />
    ……

    第一天很多演员还没有来现场,虽然说演员这个行业,在拍戏的时候最多的时间就是在等待,但如果制片表压根没排你的戏份,也不用颠颠的过来候场。

    除非一定要观摩,那也没人会拦着你。

    张扬和那天一起吃开工饭的几个女演员都还没来,陈玄祎妥妥的不在,顾严大爷因为可能有他的戏份早早就来候场了,还有几个配角演员也早已经到了,比如甄志丙和赵志敬的扮演者,但他们可能今天一天都没机会上场拍摄,只能空等一天。

    崔观海倒是也来了,她是真来看戏的,做了全套的防晒准备,把自己围的像一个阿拉伯妇女,时不时的出现在监控器后面跟导演聊几句,更多的时候只是站在不同的位置审视两名主角的表演。

    可惜,两位主角第一天没太多的干货呈现。

    第一天主要让两位主角互相熟悉,白天都是拍得一些外景远镜头,譬如一起骑马散步,各种远镜头,远的曹一方快看不到摄像师了。

    曹一方对这个剧组很满意,他们居然让骑真马。

    他们某些策马狂奔的镜头是由特技演员代劳的,这也无可厚非,剧组要考虑演员万一出事故引起不必要停工和医药费支出,所以看不清脸的一些危险镜头,统一由特技演员代劳,没得商量。

    第一天晚上没有拍摄,收工很早,邹润秋他们好好休息,明天白天要拍几场难度很高的夜晚戏。

    ……

    然而第二天白天,邹润秋纠结了好久,始终没办法过自己心里那关。

    首先是杨过和小龙女钻小花丛拍羞羞的练功剧情,他们辗转三处景点,景区管理员都要炸毛了,请示上级的电话每隔一小时就要打一次……这可是旅游旺季!剧组拍摄都要大范围的清??!很麻烦的好不好!场地是能随便换着玩的吗!

    要不是这个剧组花钱多……

    好不容易找到了适合的小花丛。

    然后他让曹一方和杜若姮一脸便秘的蹲在那,蹲在花丛之中,也不对戏,就是让灯光师找各种各样的角度,然后看呈现在镜头里的效果。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还是得晚上拍。

    “走啦走啦!不拍了!转??!”

    导演扯着嗓子喊了一遍,场记也对着他们喊,曹一方熟练的从亚洲蹲转为站姿,而杜若姮已经蹲麻了,他一把将其拉起来,笑道:“好导演都有点强迫症?!?/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