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钱所里面那个老头子对于外面发生了战斗的事情也不知道有什么反应,总之他是没有出来看一眼的意思。这种地方一般来说中立与忍界各大势力之间,他们实力虽然一般或者说弱小,却又像是在河马一类生物身上啄食寄生虫的鸟类一样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

    草草填饱肚子,卡卡西再次确认了卷轴上面的地点之后,带领几个人一起赶路。

    雨藏其实也可以不把卷轴交出去,但事实上他不可能不交出去,因为卡卡西不会善罢甘休。这也是忍者的行为方式,雨藏洗劫拉什一伙人,手里有线索的事实已经被卡卡西知道,至少也是可能性极高,他不可能放弃。即使是动用武力强行搜身,卡卡西也会这样做,最多不伤害雨藏这个流浪武士罢了。

    或许雨藏可以说他没有在意,拿到之后给扔掉了,卡卡西也不得不信,找不到证据。但他们之后还会继续调查大蛇丸,而井野也在这个队伍里面。

    谨慎起见,跟着他们一起是个不错的选择。目前来说他已经可以动用查克拉了,井野他们万一真遇到大蛇丸,他多少可以保证井野的安全。

    如果可以,其他人自然也在?;し段?。

    卷轴上面所写的地点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以忍者的脚程也就是一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到达。

    第二天早上,他们已经靠近了目标地点。

    根据卷轴上面写的所说的时间,他们还需要在这里等三天左右才能够等到大蛇丸的那些手下。于是卡卡西决定由他自己亲自守候在附近隐藏起来观察情况,雨藏他们就可以离开一段距离等待卡卡西的消息。

    这地方也不是想象中的某种隐蔽存在,只是一片小树林而已。

    跟卡卡西分开,远离开大概几百米之后,鹿丸带着他们在一颗停留在一颗树下。这里虽然不属于大森林,也是遍布树木,可以选择的地点不多。在周围设置下一些警戒机关之后,可以预计的是,接下来的三天内这里就是他们的活动地点了。

    鸣人是一刻也闲不下来的那种,吃饭的时候话说个不停,吃完东西就开始分出影分身修习忍术。因为考虑到隐蔽的问题,他不可能练习螺旋丸,只能做一些提炼查克拉之类的基本功。毕竟在鸣人的战斗力组成里面,连结印都不怎么需要,多重影分身都只需要一个印而已,螺旋丸干脆就是无印的。

    井野也是一样,不时翻看一些卷轴似乎在学习什么东西。雨藏装作不经意的去看了一眼,貌似是一些属于幻术方面的书,还有讲解什么人体精神力构成之类的内容。

    鹿丸倒是看上去很闲的样子,躺在草地上无所事事的假寐。

    终于雨藏,就算有心修行,也只能摸着自己的武士刀发呆。他不可能在这里研究自己的线遁,锻炼体术的话动静也会不小。虽然这里距离那边已经好几百米,以目视距离来看已经很远了,却也依然要在这方面小心翼翼。很多时候,一点小小的疏忽也会造成不想看到的结果。

    “不愧是木叶忍者啊,平时修行都这么努力...”有些没话找话的,雨藏坐在鹿丸旁边说道:“他们平时都是这样的吗?”

    “嗯,大概吧?!甭雇桡祭恋拿凶叛劬λ档?“身为忍者自然需要不断的努力才能走的更远,光有天赋只是一方面而已?!?br />
    ...

    雨藏总觉得鹿丸说着这样的话会让人感觉有些违和感,一个一脸懒散的家伙躺在地上跟他说什么努力勤奋的重要性什么的...躺在地上的这个家伙难道不就是对类似论调的反驳吗...当然,雨藏知道鹿丸也只是性格表现如此,他所付出的努力其实也不比其他人少多少。

    鸣人这一届毕业生,也就只有十二小强这些比较出色的忍者了,那一个会不勤奋呢?即便是鹿丸。

    “要说鸣人其实一直都是很努力的,只不过现在这个程度要加上一些?!甭雇杷坪跏歉芯醣冉衔蘖?,开始继续说起来:“包括井野也是把,放在以前虽然从来没有在修行这个方面放松过,但勤奋到这样的程度很难想象?!?br />
    鹿丸多少有些感慨。

    这样的话题也就是平时的闲聊,虽说雨藏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外村武士,但也算得上同伴,鹿丸也就不介意跟他聊聊。而他说的这些事情也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属于村子的情报。

    况且,对于井野近段时间的变化鹿丸确实有很多想法。

    一说起井野有关的事情雨藏自然非常的关系,这也是他过来搭话的目的,于是非常适时的接下来话头问道:“哦,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雨藏说话的时候努力的让自己语气变得平静一点,心中却在想:井野这么努力不会是想要以后亲手把他抓回去吧?

    随手拔了一根草茎咬在嘴里,鹿丸把双手枕在脑后:“嘛,确实发生了一点事情。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后来他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人知道,总之按照村子里的说法就是他叛逃了...”

    “额,这还真是,不幸...”

    雨藏不知道自己能接什么话...

    “其实还好吧,忍者叛村这种事情每个村子都时有发生,虽然按照比例来说也是挺少的...总之也是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出现在好朋友身上...”鹿丸说起这个也是心情不太好,如果是佐助的话,他们之间关系也一般,但雨藏的事情就不一样了。

    “嗯,所以...她是要努力修行等有实力了去把你们那个朋友亲手抓回来吗?”雨藏想了一下还是没有直呼井野的名字,还是用“她”给代替了。

    “啊...谁知道呢...”鹿丸似乎快要睡着了:“总之那之后我们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以后一定要找那个家伙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嘛,井野她就开始特别努力的修行了,搁在以前的话这个时候她估计会研究研究一些无聊的事情,比如下顿饭吃什么或者梳梳头什么的...”

    在鹿丸看来,女孩子照镜子梳头之类的事情都很无聊。

    背后靠着略硬的树干,雨藏抬头向上看着被风带动的树叶和枝丫,不时看看两个正在修行的人,心中有一种找机会用真面目跟井野见面的冲动。

    比如说,告诉她自己目前的一些情况,让她不要太担心...

    修行也不需要那么努力,太累了不好...

    如果是之前,他还没有这个心思。只是现在看着井野闲暇时都这个样子,他觉得有些心疼。虽说目前也不确定她的心思,但雨藏一直都以她男朋友的身份来考虑问题...

    不过什么时候有机会呢?

    让卡卡西和鹿丸知道也不是不行,但这种事还是很有风险的。就算不说风险的事情,一旦被团藏和纲手知道,他们也会对这种行为不满。

    思考着这些东西,他抽出武士刀开始用白色的丝布擦拭刀刃。

    这属于武士经常做的事情。

    当雨藏烦恼某些事情的时候,大蛇丸刚刚得知了拉什死亡的消息。

    “你是说,一个武士干的?”

    大蛇丸倒是有些感兴趣了,要知道拉什这个家伙虽然只是一个咒印实验的失败品,属于他早期的作品,并不重视,要不然也不会被派去干那种事情了。但不管怎么说,开了咒印之后也是有接近上忍的实力,而现在的忍界,正统的实力较强的武士堪比珍惜动物。

    “难道是铁之国的人?但这个武士没有任何的情报...”药师兜在一边猜测道。

    这个时候大蛇丸正在操持一场实验,一边用各种的试剂注入实验体的身体,他一边说道:“他属于哪里先不管,你说他跟木叶九尾人柱力和卡卡西混在一起了?”

    “是,换钱所哪里正好有我们的情报渠道!”

    “呵呵...”

    大蛇丸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然后继续专心手中的实验。对他来说九尾人柱力是不好动手的,真抓到了也是个极其巨大的麻烦。不过那个武士却让他真的有些兴趣了,说不定还真是早已消失殆尽的武士传承者呢。

    铁之国那些武士虽然也有强者,但跟古老的正统武士早已经不是一样的东西了。

    希望不会是铁之国跑出来的家伙吧,那就太无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