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优秀是生气啊,从昨天开始他就生气了,其实如果只是罗汗青不让带手机那也没啥,不带就不带呗,但偏偏为什么还要让贱人安负责监督呢!

    这就显得张一安好像突然之间高了班级里同学们一头一样,而且这个班里自己才是班长好不好,就算找人监督,那也得是自己啊,在这之前,曹优秀一直觉得自己才是班主任最信任的人,是班主任最亲近的学生。

    但是现在,这个特权居然给了张一安,这让曹优秀有一种自己被班主任疏远,同时班长的权利被大大削弱的感觉,在同学们面前,十分抹不开面子。

    而且这样一来,自己今天还必须得把手机带到教室里来了,不带的话,岂不是就有点自己这个班长怕了他贱人安打小报告的意思了,那自己还怎么在同学们面前树立班长的形象了,班长的威严何在?!

    所以此时张一安一过来多管闲事,曹优秀的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他是想好了,只要这张一安今天敢说他玩手机的事情,自己就怼他,狠狠的怼他!

    虽然吧……想想以前那么长时间了,自己从来没怼赢过这嘴毒的小贱.货,但是这个关头上还真不是怼赢怼不赢的事情了,就算怼不赢也得怼,狭路相逢勇者胜,逢敌那就须亮剑,就算输也要输的光彩!

    一时间,各种各样怼人的词汇在曹优秀脑子里像弹幕一样飘过,现在他就等着张一安这货先开口了!

    可是左等右等曹优秀却蛋疼的发现张一安就只是站在那里,一直啥话也不说……曹优秀很快有点沉不住气了,深吸口气,“张一安,现在还是上课时间,还没放学呢,你离开座位……”

    张一安忽然一脸认真严肃,“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br />
    啥?

    曹优秀脑子里的筋一下就拧巴了,他是一开始就做好互怼的准备的,却实在没想到对方会忽然来了句这个,几个意思,这特么咋还一言不合当众尬起名人名言了?难道是怼人的新套路?想了几秒,也没想出其中玄机,试探道,“***爷爷?”

    可是说完他就后悔了啊,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自己特么干嘛要那么配合这妖艳贱.货啊,居然还傻巴巴的去给他接上了,自己是不是有病??!

    还有你这贱货到底是想干嘛啊,不是要互怼吗,结果你大老远跑来就特么为了给我尬一句***爷爷的名言警句吗?你特么皮一下就那么开心的嘛!

    来自曹优秀的小蘑菇突突突……

    “呵呵?!闭乓话怖趾呛堑挠种噶酥覆苡判闶掷锏氖只?,“你在用手机看?”

    刚才曹优秀扭身子的时候,张一安无意之间看到了曹优秀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可不就是吗,而且那的字字句句之间竟然还无比的熟悉,居然就是自己写的那本!

    感情曹优秀原来是自己的一个读者??!

    张一安瞬间就觉得曹优秀同学可爱了好多,原本自己还想着过来拍张照片取个优秀玩手机的罪证啥的,但是现在既然人家是咱的读者,那是万万不能再坑人家了啊,绝对不能够呀,读者作者一家亲不说,我一安也不是那么不讲究的人!

    “是啊,我是在看,你管得着吗!”曹优秀黑着脸道。

    他是发现了,这货永远都不按常理出牌,随便露一手都能让自己郁闷的体无完肤,在耍贱的道路上这货跑得贼溜,自己这辈子估计都追不上他的尾灯……

    “哦哦,看好啊,也是书嘛,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优秀你做的很棒?!闭乓话补睦?,“不过你看的这个书的名字是啥?能告诉我吗,我回去也看看?!?br />
    曹优秀又深吸了口气,“《张三丰异界游》?!?br />
    “哦哦,那你觉得写这本书的人帅不帅……啊,我是说你觉得这本书写的好不好?”张一安舔着张老脸委婉的问道。

    曹优秀气的呼吸都有点急促了,“张一安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还有完没完了!”

    “不干什么不干什么,我就想问问这本写的怎么样?因为我最近也寻思着想写一本来着?!闭乓话残Φ?。

    “你还想写?”曹优秀都要被气乐了,你还真以为自己学习好,成绩好,就能写???这种东西除了要过大量的文字之外,可还是很讲究天分的,

    “张一安你可省省吧,现在的动不动就好几百万字一本,可跟你语文试卷上那八百字的作文不一样,你与其这个时候去浪费这个时间,还不如趁还没考试多做几套习题。

    像你这样没背景没关系没人脉的,考试虽然不能说是你以后唯一的出路,但相对来说也是一次比较公平的出头机会,你真应该好好把握!”

    曹优秀说的话虽然对寒门学子来说听上去可能是残酷了点儿,但是不得不说确实是真的,像张一安这样没家庭背景的三无人员,如果上不好学真是以后很难有什么出头的机会。

    相比较来说,有家庭背景的就不一样,比如自己,就算考不上好大学,以后找不到好工作,还是可以回家子承父业跟着自己老爹干的,也绝对可以混的风生水起。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家里没本事的混不起来,家里有本事的混着混着就不混了。

    但是张一安显然是绝对没有这个条件的。

    曹优秀虽然是打心眼里讨厌张一安,一见着这货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其实仔细想想,这货贱是贱了点儿,但也不是啥十恶不赦的人,以前曹优秀还很同情过这个自力更生的孤儿来着,但是后来实在是被他噎出心理阴影来了,才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的。

    所以说对曹优秀来说,张一安其实是一个又讨厌又有点怜悯的对象,毕竟大家目前还都是没有啥利益纠葛的学生,思想还是比较单纯的。

    现在他当着张一安的面儿说这话,一方面是想要嘲讽打击一下这个贱.人安,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想劝张一安一把,省的浪费了高考前的时间。